玉帝为我们设计产品,我们是大自然的搬运工!
批量收购各种宝石原石和矿物晶体标本!

首页 | 矿物标本 | 宝石 | 矿物百科 | 自助矿物鉴定 | 资讯&知识 | 相册 | 联系我们
欢迎来到中国新石器门户,请您先登录, 或者点击这里注册!
优势矿物品种
+更多..
尘封数十年不为人知 羊角岭,神秘探挖水晶矿

尘封数十年不为人知 羊角岭,神秘探挖水晶矿,水晶
  勘探队用自己装置的脚踏切片机制造岩石薄片和切磨水晶。 
尘封数十年不为人知 羊角岭,神秘探挖水晶矿,水晶
  当年边勘探边开采。图为利用槽内积水淘洗砾石,然后就地粗洗。
尘封数十年不为人知 羊角岭,神秘探挖水晶矿,水晶
  前苏联水晶选矿专家鲍格丹诺娃在工作中。
尘封数十年不为人知 羊角岭,神秘探挖水晶矿,水晶
  曾德锦近照 本报记者 林萌 摄
 
 
 

  两个戴草帽的工作人员,在烈日下面对一堆裸露的水晶块,神情专注地素描。这是海南地矿局资料室里一张发黄的照片。照片拍摄时间是1955年11月份,拍摄地点是海南岛中部一个低矮的山丘:羊角岭。

  照片中的工人,素描的对象不是风景,而是裸露出土层的水晶块。

  省地矿局副局长、总工程师廖香俊告诉海南日报记者,羊角岭矿是海南勘查评价的第一个特大型矿床。该矿的勘探开采,在新中国的工业及国防事业发展史上,作出了巨大贡献,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新中国成立60年之际,公布这段尘封已久的历史,让世人看到海南对新中国工业和国防事业的巨大贡献,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羊角岭的神秘矿区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人造水晶技术攻关突破之前,羊角岭是中国军工业乃至整个社会主义阵营的军工业所需水晶主要来源,曾经有1000多勘探人员和采矿工人在这里日夜奋战。朱德、彭德怀、董必武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先后来羊角岭视察。

  颇为神秘的是,曾经有20多年时间,羊角岭矿区一带没有名称,对外全部用代号———“第一信箱”。

  记者近日探访了这个曾经神秘的水晶矿区。

  屯昌县城往南走4公里,就能看到一个低矮的小山———羊角岭。山上长满茂盛的野草、高大的树木。

  “野草和树木是30多年前矿区停采后才开始长的。”今年77岁的曾德锦老人在这里工作一辈子,面对小山打开尘封已久的记忆:“那时候,这里看不到一棵草,更别说树了,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石头。山上、山下都是矿区,附近稻田里都散满勘探人员钻井寻矿。夜里也是灯火通明。”

  沿着废弃的小路上山,一路上还能看到乳白色的小碎石。爬上小山,这里已经没有尖尖的山顶,而是一方深深的水坑,约400平方米,四周全部是陡峭山石,里面是一池清绿的水。

  “如果说羊角岭是一个肉包子,水晶就是里面的馅。经过多年勘探开采,现在差不多只剩下皮了。”曾德锦说:“水面下还有5层工作台,每层有5米高,每个工作台上都有几十名采掘工人,有人用钢钎凿洞,有人小心的剥剔裸露出来的水晶,有人在编录挖出来的水晶块,有人在新发现的矿脉前画素描,那热火朝天的场面就像在昨天,经常在脑海浮起,像放电影一样。”

  水池四周虽然长满树木和野草,但还能依稀看到有三条对外的沟渠,深达十几米。这些沟渠当时叫流槽,挖出的石头通过流槽运往外面。

  羊角岭水晶矿共分四种:原生矿、坡积矿、砂矿、人工矿。这个水池就是当年的原生矿。坡积矿是山坡上的矿,砂矿是流水冲刷,把水晶深埋在山脚下的碎石流沙中。人工矿是日本侵略者开采时,工人们埋在砂石中的水晶。这四种矿分布在羊角岭的四周,当时山脚下往外延伸1000米范围内都是矿区。

  1955年更名“701”矿

  1942年,日军侵略中国进入海南岛后,在修海榆公路时,得知羊角岭有水晶矿。此后两年,日本侵略者强拉2000多名中国劳工进行了掠夺开采,盗采水晶原矿石138吨,运走93吨。其中,1600多名中国劳工累死、饿死、病死在矿上。日本投降后,国民党政府把余下的40多吨矿石大部分运至香港卖掉,但没有继续勘探和采掘。

  1950年海南岛解放后,政府立即派出一个班的战士保卫矿区。1951年中国科学院应用物理研究所派员到矿区调查,并取样试验,发现羊角岭矿是优质水晶,可制作压电元件,是军工业特制导武器元件制造不可缺少的原料。1953年,中央军委将羊角岭矿定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羊角岭矿(1955年起改为701矿),组织人员进行开采。

  一辈子在羊角岭工作的归侨蔡业泉老人回忆,那时候的开采,一没有地质资料,完全凭感觉盲目开采;二没有机械设备,基本是肩扛手提,最好工具是独轮小推车,产量非常有限,远远不能满足国防科技和工业发展的需要。

  苏联专家指导勘探

  1954年12月,地质部派出四个压电光学原料矿物普查队来海南,在苏联专家指导下进行初勘,认为羊角岭矿有原生矿和砂矿两类,很有远景,值得地质勘探。

  当时,苏联派了4名选矿、采矿专家到羊角岭。按照双方的约定,苏联方面购买我方的水晶矿原材料,我方则回购由苏联加工好的水晶成品。但是,苏联方面在购买水晶原材料时,往往会将一等品降称为二等品或三等品。而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缺少成熟的水晶矿加工技术,在加工环节又不得不依赖于苏联专家,因此明知不公平也十分无奈。那时候,苏联专家在生活方面要求也比较高,每周六矿上都要安排专车送他们到海口唱歌跳舞。

  1955年9月,地质部中南地质局组成418地质队(海南地矿局前身)正式开展羊角岭地质勘探。

  “矿区当时本来就有800多采矿工人,418地质队400多名勘探人员来后,矿区2平方公里的地面上一下子聚集了1000多人。”蔡业泉说:“当时是一边勘探一边开采,漫山遍野都是人。因为当时国家太需要水晶了。”

  曾德锦说,当时工作非常苦,衣服整天汗湿得像水洗的一样。一个班干下来,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但大家都特别自豪,因为这是为新中国的国防科技和工业发展作贡献。

  蔡业泉说,采矿过程中,发现水晶洞采掘要编录,还要进行素描,标明这个矿脉的走向、含量及品位,为进一步挖掘提供资料。素描工作本来是地质勘探队做的,但当时勘探队人手有限,就由矿上采掘人员承担。照片中左边那个画素描的人叫吴龙德,他每天不停地奔走在新发现的矿脉画素描。

  全球第二大水晶矿

  地质勘探结果是振奋人心的。海南地矿局老专家林起玉说,水晶分为两种,一种是压电水晶,主要用在导弹、卫星等高端国防工业上,非常难得,储量达到2吨就称之为大矿;另一个是熔炼水晶,主要用在工业上制造特种玻璃,储量达到200吨就算大矿。而羊角岭矿,压电水晶探明储量近80吨,相当于40个大矿;熔炼水晶探明储量2000多吨,相当于10个大矿。羊角岭这样特大型的水晶矿在国际上是十分罕见的,是目前发现的全球第二大水晶矿。

  毛主席水晶棺选用水晶

  羊角岭水晶矿的勘探和开采得到中央高度重视。当时,尽管交通不便,但彭德怀、朱德、董必武等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先后来到羊角岭矿视察。

  蔡业泉回忆,水晶生产管理极为严格,特别是压电水晶当月生产当月必须空运到北京,由中央军委直接调配使用,其他任何单位都无权调用。当时,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的国防军工企业都依赖羊角岭的水晶。有一次,他看到有30多个外国将军一起来矿上参观。

  蔡业泉说,当时羊角岭矿勘探开采属于国家高度机密,进入矿区工作的一律要通过严格的政治审查,工作人员不能对外透露工作地点和工作性质,包括家人都不行。作为归侨,他从1950年代初至1970年代末一直在矿上工作,每次给新加坡的父母写信,内容从来都是:你们好吗,我一切都好。通信地址都是“屯昌第一号信箱”。直到1980年代初,他父母都不知道他究竟从事什么工作。

  羊角岭水晶矿的勘探开采直到1970年代中期才停止。1975年3月,国家地质总局下发文件指出,我国人造水晶已经获得成功,并且天然压电原料尚有大量库存,无须再进行勘探开采。至此,羊角岭矿共开采压电水晶70余吨,熔炼水晶近1500多吨。

  曾德锦老人回忆,毛主席逝世后,在制造水晶棺时,海南接到迅速选送优质水晶的任务。1977年5月24日,毛主席纪念堂工程现场指挥部还给海南发来大红奖状。

  目前,在羊角岭矿区,海南省地矿局仅保留部分人员对已采出的剩余熔炼水晶进行选矿分级。屯昌县计划对矿区遗址进行旅游开发,作为风景区对外开放。


Copyright© 1999-2016 ChinaNeolithic.Net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为:粤ICP备14062907号.